body { padding-top: 70px; }

  董建国

    高大栋同志是笔者的老厂长、老领导,也是自己的岳父。他离开我们整整七年了,总觉得他身上有那么一种精神在传承给我们,心里总想着要为他写点什么……,却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写作的灵魂点。直到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向坚守初心、不改本色的无名老英雄张富清学习”的号召时,我才赫然大悟,父辈们传承的正是那种坚定信仰、不忘初心、永葆本色、践行理想的共产党人精神,高大栋不就是我们身边的“张富清”,不就是我们身边的无名老英雄吗?

    上世纪60至80年代,在老南浔镇上工作或生活的南浔人,基本上都认识和知道“老干部”高大栋。他是个很平凡的普通人,但又有着不平凡的经历。他出生在安徽省颖上县的一户贫苦农家,从小就给地主家放牛。1945年7月参加了革命,在河北省邯郸县参加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改名为中原野战军、第二野战军),在3纵队7旅19团3营机枪连当兵。在党的不断教育、培养下,他于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一名战士、班长到排长、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在战火和硝烟中一步步地成长起来。他跟随刘邓大军转战大半个中国,先后参加过著名的邯郸战役、陇海战役、挺进大别山、巨野战役、鲁西南战役、郑州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和西南剿匪,解放战争中的三大战役他就参加了二个。新中国成立后,当美帝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他又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报名参加抗美援朝,1951年3月他从西南剿匪前线率部赴朝参战,先后参加了第五次战役、金城阻击战和著名的上甘岭战役等艰苦战斗。

    在革命战争年代,高大栋前后参加过大小战斗100多次,每次他都是身先士卒地冲杀在战斗的最前线,奋勇杀敌,体现出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他多次光荣负伤,手掌和腿上还留有敌人的弹片。在战斗中他先后荣立特等功1次、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8枚军功章见证了他为民族解放、祖国独立所做出的贡献。他虽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却从不居功自傲。在结束13年的军旅生涯,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后,就默默地把军功章收藏好从不炫耀,又积极地投入到火热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工作中去。

“官”他却越当越小

    1957年初夏,高大栋以营教导员(行政19级)的职务从部队转业,当时组织上分配他到中共吴兴县南浔镇委工作,担任镇党委组织委员。他先是带队去湖州参加太湖流域的水利大会战,后又带队参加大办钢铁厂的艰巨工作。1958年1月,在机关工作没多久,组织上就调他到新建的南浔制药厂当书记,后制药厂因故停产并解散,他被降职安排到南浔化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1963年3月组织上安排他到南浔酱厂担任党支部书记。1970年12月,南浔酱厂与酒厂合并,担任合并后的南浔酒厂党支部副书记。1977年10月,在南浔酒厂的基础上成立了南浔味精厂,当时的吴兴县工业局任命他担任副厂长,就这样一直默默工作到1981年离休。

    高大栋转业来到南浔工作后,就把南浔当作自己的故乡。不管是在50或是60年代,他始终保持共产党员的本色和军人本质,一切听从党的安排,淡泊名利,从不向组织讲条件、讲困难,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有一次我和他聊天,就开玩笑地问他:别人做官是越当越大,你在部队是正营,转业回来是镇党委委员,可后来到企业当书记、副书记、副厂长,这个“官”一路当下来怎么越当越小啦?许多你当年的下属都成了你的上级领导。他笑着回答说:我在部队带兵打仗还行,到地方搞经济建设、搞管理我是外行就不行啦,我没有文化知识,不懂生产技术,就认识的那几个字还是在部队扫盲班学的,要带领职工搞“四个现代化”建设那怎么行呀。所以他跟组织上讲自己不能当主官,要让位于有知识、懂技术、有能力的干部,要全力培养年轻的接班人。这就是一个老干部、老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与坦白襟怀。

数次“加薪”让别人

    从1957年到1981年,这20多年的时间,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初级阶段。当年的生活比较艰苦,物品很匮乏,一切都要凭票供应。职工工资普遍较低,一般月工资都在28元至38元之间。那时国家的经济基础和财力很薄弱,连续好几年都不加工资,就算要加了,也是按单位职工人数30%到40%的比例加,有时只能每人加半级(3元)。而每次调整工资时,高大栋总是事先了解好每个职工的家庭情况和实际困难,然后召开支委会,根据职工的实际困难情况,确定需要加薪的人员,尽量做得公平公正,避免了许多矛盾和纠纷的发生。遇到人多额少怎么办?他就决定自己先不加,将自己应加的那级工资让给最困难的职工。有时干脆就自动放弃加薪,将名额让给那些生活有困难最需要的职工。这样的情况不是一次二次,而是N次。可以说高大栋从转业后到退休前,在地方上没有加过一次工资。他的18级干部工资还是离休后,国家统一给离休老干部加时才享受到的。

    高大栋自动让薪的事他从没向别人提起过。我是在岳父去世后,一次遇到南浔酱厂的几位退休老工人,他们跟我说起“高书记真是个好人呀,当年我们几个家里都有困难,他把加工资的名额让给我们自己却不加,这样的好干部不多哦”。后来,我又从和岳父一起共过事的厂领导哪里了解到详情,这才知道了高大栋曾多次主动让薪的事。

    其实,那时高大栋每月也就70多元的工资,家里有个老娘和4个孩子要抚养,还要供养一个妻弟上高中,加上妻子因他的要求(干部家属要带头)响应国家号召,精简离厂没有固定工作,家里每人一个月平均只有10元钱的生活费,家庭经济十分拮据,生活也存在诸多困难。但当群众有困难有需要时,他宁愿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为职工群众解决困难。

放弃“待遇”证明

    1981年10月高大栋光荣离休了。他是1945年7月12日参加八路军的,当时编在八路军129师的新兵团受训,1945年9月18日结束新兵集训,分到晋冀鲁豫野战军3纵队7旅19团3营机枪连当战士。按照国家对革命老干部的离休政策规定,抗日战争期间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可享受一年13个月的离休工资和(地厅级)政治待遇。战争年代的档案保存还很不全,由于他在新兵连的时间没有档案记载证明,只好按1945年9月18日参军时间算参加的革命工作,1945年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以此划定了抗战前后,他只能享受到解放战争期间参加革命工作的离休干部待遇。

    后来,湖州市委老干部局的领导了解到岳父的情况后,告诉岳父:只要能够找到当年的领导或战友出个证明材料,可以为岳父补办按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享受13个月离休工资和(地厅级)政治待遇的手续。当时,岳父的老团长李长生就在南京任南京军区后勤部参谋长,还有些在南京、徐州等地当领导的战友,且都和岳父有联系,要想搞个证明也是很容易的事,可他没有这么去做。1983年11月高大栋回安徽老家探亲路过南京,老团长李长生知道后约岳父去家里一聚,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在南京和老领导相聚的这几天,他始终没有向老首长提及自己离休待遇被遗落一级的事情。

    南京回来后,我问起了此事。我问高大栋是不是当老首长的面不好开口呀,要不要我帮你写个书面材料寄给你的老首长,让他帮你作个证明?他很干脆地说“不用”,同时问我:你可知道“淮海战役”一仗打下来,我们全连100多号人仅剩30多人,许多年轻的战士在没有看到胜利,没有看到新中国的诞生就牺牲了,他们没有等到解放,更没有享受到和平年代的美好生活,我能够活下来,和那些牺牲的战友们相比我还有什么理由和要求好提?现在党和政府给我享受县处级的离休待遇,我心里已经是很满足啦!老丈人的一番话,让我心中震憾,沉默了很久很久。

    “功臣”高大栋虽然离开我们 多年了,但他的品格情操一直留在我们心底,它是一份骄傲、财富,更是一种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