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张前方

    凌虚,生前长年居住苏州城桃花坞,是一位有风骨的湖州籍老画家。作为桃花坞木刻年画的守护者,他认真又“嫉伪如仇”,堪称当今传统文化保护的楷模;作为擅长画金鱼的国画家,笔下的金鱼图,笔墨精炼,意境清雅,多次当成国礼赠送外宾,被誉为“金鱼使者”;作为小西街走出去的游子,他情牵乡梓,是一位“大写”湖州人。

    凌虚,号万顷、别署碧浪野叟,1919年生。1941年毕业于上海新华艺专。40年代起,先后在上海中国艺专、行知艺校、安徽师大任教。1958年,因“内定右派”从上海迁居苏州,到桃花坞工作,从事桃花坞木刻年画发掘整理与创作研究。

    桃花坞木版年画是我国四大木版年画之一,具有400多年历史。凌虚钟爱民间版画艺术。一次他在社里看到有人正在一块旧木版上凿什么,走近一看,正是古版代表作《和气致祥》。“住手,快住手!”凌虚大声地说。双方起了争执,凌虚在说理未成情况下,当即写报告给苏州市有关部门反映。不料,有领导却以反对“修正主义”为名,硬在凌虚头上加了一顶“反党分子”帽子,将他下放到苏州刺绣厂“改造”。“文革”爆发后,凌虚又因为桃花坞木刻年画遭到批斗挨整,他的肋骨被造反派打断三根,右手也在一次“挖防空洞”中骨折。

    “文革”结束后,被定为“封资修”的桃花坞传统文化得到新生,凌虚回到桃花坞木刻年画社。他又一次投身传统古版画的挖掘、收集、整理、研究工作中,并在此基础上创作出大量符合时代需要的新版画。

    退休后,凌虚先生仍不放弃桃花坞木版年画研究。2004年,苏州市发行了《和气致祥》年画贺岁明信片,凌虚发现图案不是真正的古版,便不顾同行的好心劝阻,“一定要加纠正”。他拿出幼年收藏的真品并与16名专家联名致函中宣部、文化部和苏州市委市政府,终于取得胜利:第28届“世遗大会”上发行了《和气致祥》正版首日封。2007年,他自费去东瀛,考察了日本多个博物馆,为那里的中国古版年画藏品做正本清源鉴定工作,他将一幅被误定为天津“杨柳青”的年画更正为苏州“桃花坞”年画。2010年2月21日,《新民晚报》引用了“桃花坞木版年画翻版”,凌虚发现此画上硬加“苏州”两字。经查证,是有人在作假。他作为桃花坞木版年画老员工,不能视而不见,便撰文“千万不可搞错”发于网络上。

    长年的“保真打假”,凌虚得罪了某些人,一度将自己逼到穷困地步,九十几岁每月工资只能拿到1000多元。但付出终得到回报。1994年文化部、新闻出版署、中国美协等联合给他颁发“特殊贡献”荣誉证书,表彰他“对年画事业长期的突出的贡献”。2013年1月,凌虚收到苏州工艺美术学院(桃花坞木刻年画社)寄来邀请函、聘书、礼品及礼金。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曾专门致函凌老先生,称赞他对桃花坞年画的情怀和贡献“令我感动又钦佩”。

    2018年的湖州小西街,青砖黛瓦、传统格局、古色风貌……作为老湖城的代表,经过三年多修缮,她重新回到人们视线中。小西街回龙桥老屋便是凌虚的出生地。

    冬日里,阳光暖暖的,小西街很清静,笔者沿着平铺的石板路,来到历史人文馆。惊喜发现,这里展示图片竟有三帧与凌虚相关。——这是家乡对已去世两年的凌先生,最好的纪念了!

    擅画金鱼、“知鱼之乐”的凌虚先生,对故乡湖州有“鱼离不开水”“思故渊”的深厚情谊。他曾多次对笔者说,苏州与湖州隔着一个太湖,她是自己常常想念的地方,“总想为湖州作点事”。

    1982年初,退休后凌虚专程回故乡,倡议建立湖州书画院。他的报告很快得到了湖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批示。是年5月23日湖州书画院成立,虽只聘他为一“顾问”,他却很高兴:“只要能为家乡做点事,头衔大小不在乎”。书画院成立后,他先后捐献出自己的作品达30余件,举办艺术讲座两次。1987年,受湖州市政府委托,凌虚绘制了巨幅扇面《团结快乐》,作为湖州市的珍贵礼品赠给结为友好城市的日本岛田市政府。2001年秋,凌虚受湖州市政府邀请,来湖州参加首届“国际湖笔文化节”。他十分关心湖笔质量问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直白说,“湖州人嘛,理应选购湖州产品。可是,过去我花高价托某某笔庄定制。高价定购之笔,仍颇令人失望!”又说,1991年,湖州老笔庄王一品创业250周年庆典,邀他前来参加活动。他在大堂用湖笔现场创作《鱼乐图》。对一支大型兼毫湖笔提出改进建议。一位老笔工师傅当即按他意见修改,果然效果很好。2003年9月,凌虚为第二届国际湖笔文化节撰文《我与湖笔》,对家乡湖笔振兴寄予厚望。

    凌虚先生在家乡有很多文友。笔者曾主编《世纪窗》《湖州宣传》,写作他的传记,故与他交往较深。“湖州是我的家乡,我一定要将自己的作品回报湖州,为故乡弘扬国画艺术作点小贡献”。

    2014年初,因笔者的一个提案,凌虚先生积极为家乡建设“凌虚美术馆”作准备。2016年4月病危期间,他特托人带信于我,转达了捐赠艺术作品于故乡湖州的最后愿望——“湖州是我家乡,乡亲父老历年挂念,姻缘延绵,近拟选作品奉献给湖州市图书馆,为家乡后辈永留纪念。”

    2016年8月19日,凌虚先生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去世,享年98岁。他生前遗嘱:丧事从简,不举行任何仪式,不留骨灰执行海葬。

    今,已是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先生的遗愿,家乡人仍在努力;回首与先生的交往,往事历历在目,也不住感慨,正如他离世时挽诗“惊闻凌虚逝,悲痛顷画坛;驰骋千万里,不屈风骨在。”中所表,“不屈风骨在”——他留存世间的人品、风骨,让人永续、长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