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那天中午12点20分左右,我在南浔向阳路的区政府公交站候车回湖。

    烈日下,只有我一人。有感于刚才拍到的“南浔蓝”,便忙不迭地胡诌几句发了个朋友圈。

    这时,另一路公交车下来一提着行李包的小伙子,估计是在此转车。彼此无语。

    见他不时地摸索着自己的牛仔裤口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是隐私,我转过身不去看他。

    不一会儿,他问我附近哪里有小店。凭我半个南浔人的印象,附近,至少周围一二百米内没有。

    他还是不停地按自己的愿望问我。我以为他急着找吃饭的地方,便向他指点最近的朝阳路,附近好像有小店。

    片刻,他解释说想去买点东西,主要是兑个硬币,因为要转坐101公交车,身上只有一个一元的硬币,找来找去差了一个。

    听毕,我“大度爽快”地说,那我可能有一元的纸币,便翻兜,找出后递给了他。

    他说着“谢谢”后,掏出裤袋里的几张百元大票向我解释:“刚才来时以为还有小钱,结果差了一个一元的硬币。”

    我理解他的一时窘境,更没必要接受他过多的“谢谢”。顺便问他是哪里人?“河南南阳的。”“在这里打工啊?”“是的,在工地,家里有事,到湖州去坐高铁……”

    这时,南浔至湖州高铁站的101公交车来了,便一起上车。“一元硬币”微不足道,我也没有想到过高尚什么的,只是省了大热天外地小伙子不必要的奔波,同时提醒他在手机上设置扫码支付。

    在车上,我与小伙子岔座,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望着窗外的蓝天和阳光,我重温刚才发在朋友圈里的图片和几句话:“浔溪大地,被称为湖州的东大门、桥头堡,她的天空是这样的蓝,蓝得通江达海;还有烈日洒下的光芒,是优雅,赋予快乐;尽管早上坐班车遇碰擦事故耽搁些许,当仰望天空那一片蔚蓝色,晴朗而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