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我寄住城市一隅,小区安安静静。少有汽车泊位,我通常把车挤靠在单元通道中两个垃圾桶的边上,同单元的邻居们即使有点腹诽可能也觉得情有可原,每天侧着身子进进出出,从不与我计较。我住的房子不大也不小,书多花器多植物多,这些足够让我“躲进小楼成一统”。啊,我不问世事,久矣。

    然而,总有人关爱着我,温暖着我——

    过大年:“马姐,我包了饺子,给你送过来,你可以当早餐。”某周末:“城南有一所富有桃源气息的茶室,我们几个一起去坐坐吧。”一日午后:“我参加的考试,全国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四门课都通过啦。”说着,一个截屏,第一时间传到我这头。寂寞的夜晚:“马姐,我现在可以弹几首曲子了,”一个小视频,时长0:53,“咪发嗦啦哆嗦——”

    朋友晓丽,就是这样,她把各种美好与我分享。听着晓丽轻柔的声音和着琴声,我的眼里湿湿的。

    与晓丽的结识,源于十多年的一次旅游。

    那一年,我们都以家属身份参加夫君单位组织的暑期游,也都带了孩子。我儿比晓丽孩子年长三岁,一路上,两家孩子玩在一起,我们两位母亲也自然随同左右。少林寺,洛阳城,开封府,云台山……晓丽原籍河南信阳,我们到河南,其实相当于到晓丽故乡,一路上,晓丽热情地为我们讲述家乡的各种习俗以及推荐符合我们口味的食品。这个大妹子,可真体贴热情!

    旅游回来,我们的交往还得以延续,源于晓丽儿子。伴随晓丽儿子的成长,我得到了一份满满的交付与信任。

    “马老师,我儿子要读初中了,我该怎么办啊?”给小孩安排一位富有经验的班主任,是我能做得到的;

    “马姐,孩子不乖了,我该怎么办啊?”让孩子在我身边写作业,以缓解他们母子之间因学业压力所致变得渐渐僵硬的母子关系,是我能做得到的;

    “马姐,我孩子应该到哪里读高中啊?”帮助孩子得以顺利进入高中段学习,是我力所能及的;

    “马姐,按照孩子的高考分数,应该怎么填志愿啊?”引导孩子如何按照高考位次,遵循自我个性特长以及求职需求,分门别类,进行梳理排序填报,是我可以稍加指导的。

    ……

    我认为,信任关系,是人际交往中,最值得珍视的。我们通常把自己的苦恼向亲人或师长倾诉,晓丽把一份信任交给我,我至少不能让她失望。

    晓丽,眉清目秀,黑发长而直,恬静悦人。岁月对她很温柔,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位高中生的妈妈。然,晓丽的有些举止,让我看到秀气的外表下还藏有大善与胆魄。就在上月下旬的一个晚上,9点多,看到极少发微信朋友圈的晓丽有一条说:“夜间运动返回家中,见一男子摊到在地,面色苍白,呼之不应,随即拨通110后,同时做好送上我人生的第一个真人版CPR的准备。蹲下身子,正预进一步评估男子的意识及生命体征情况,这时,男子奇迹般的苏醒过来,呢喃冒出一句,‘我喝酒了!’ 原来是一个酒醉子,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不知归途,这是对生命对家人的不负责任。”看到这条微信,我又一次眼眶湿润,又极为自愧。自思自己万不敢在一位陌生男子面前停留,更何况是在夜间。晓丽出生军人世家,身上的胆气,是我辈民间女子决不具备的;且晓丽在医院任职,视救死扶伤为己任。

    最为难得在一地鸡毛的琐碎庸常里,晓丽总是想方设法充实自己。她练琴,向一位同乡音乐老师练习钢琴;她长跑,加入本地一个跑团,常常参加半马比赛;她阅读,经常要我给她推荐读物。其实晓丽在单位是非常忙碌的。有一段时间,她换了工种,需要更多时间进行文案书写。晓丽提出,“马姐,我想向你学写作”。呵呵,我有何能耐教你啊。于是,我说:“我们一起学习看书吧。”几乎没有任何酝酿准备,我约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我们一起组建了一个读书会,名字几乎即兴命名——湖畔读书。

    没过多久,晓丽就开始她的写作。虽然只是一些记录生活的随兴片段,你看——

    作为河南人的晓丽这样描述:“以前我家餐桌每天所呈现的菜,都是具有浓郁的北方气息的菜肴,例如:面炕鸡、羊汤烩面、酥肉粉皮、胡辣汤、旱鹅块等等。既然来到了湖州,我就得入乡随俗,吃湖州本土菜。”

    作为湖州人的晓丽,她说“周生记的鸡爪,入味又有劲道;乌米饭青团子肉糕,这些小吃我以前根本没见过,每一样都很好吃。油面筋嵌肉(我们那边从没有这道菜),口感软滑,肉馅有一种咸香味,又不油腻;狮子头(我们家乡也没有),个头挺大的,我自己也动手做过,感觉也不错。还有吃得最多的就是鱼虾。这地方,就是鱼虾很多,鱼米之乡的称谓,可不是虚的。我家的餐桌上,鱼是最常见的。”

    作为营养师的晓丽,她有专业水准:“我家的做法也很简单,极具操作性,味道也是杠杠滴。原料采用新鲜河蚌、金华火腿肉、鲜笋、蒜苗。首先,把河蚌、金华火腿肉放入高压锅煮十分钟,笋、咸肉在开水中淖过;第二步,猪油烧热加入姜片、蒜苗煸炒加入熬好的鸡汤,小火烧开后文火炖半小时至汤色浓醇。这时满屋飘香,就可以加点胡椒粉即可出锅开吃啦!肉酥笋鲜,汤色奶白、汤汁鲜香。”

    一位动手烧菜,记录生活的女子,该有怎样的一颗热爱生活的心。这篇文章,稍事修改,就得以发表。

    如果说我们的读书会,代表我所处的三四线城市的一些女知识分子的心灵追求的话,晓丽一定是我们这群人中,最明媚、热情、真挚又具活力的一位。有时我觉得我们活得粗劣不堪,我们身处的时代,大多数人讲生存而不谈审美,然而,我们一群女人,能够在尘俗喧扰之中组织起来,接近细致的阅读,让书香接引我们至于宁静,慢慢找到一条通往艺术和美的小径。相同的情趣,吸引我们坐在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这就是我们读书会得以存在和继续的理由。三年多来,我们邀请了诗人、画家、小说家、散文家、茶艺师、中医专家、收藏家等各方面的专家教授讲课,心灵变得更为丰富,视野变得更为开阔。记得我们一起阅读的第一本书是《浮生六记》,让我们看到贫贱夫妻的生活里,也可以充满艺术趣味。而且,我们中的好几位,已经开始拿起了手中的笔。

    “马姐,我们要一起变老。”深夜,晓丽如此说。

    “你前几天为考试复习,太累,早点休息吧。”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