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紧接第1版)

我实在不忍心,就当着他的面把饺子一口吞进去了,佛海叔的眼眶都红了。”那一天她触动很深。

    相处的日子里,潘美儿不断从老一辈医护人员口中听到发生在麻风病院里的很多故事,甚至听说曾经有护士嫁给了治愈的麻风病休养员。她看到了老一辈医护人员对休养员的耐心和关心,也沉下心呆在“麻风村”,一干就是23年。

    潘美儿说,时间久了,就觉得自己跟他们越来越分不开。“村”子里每个人的姓名、年龄、身体状况,她都一清二楚。在朝夕相处中,她甚至学会了很多方言,有绍兴话、丽水话,也有龙游话、温州话……

    “别看他们七八十岁了,都跟小孩子一样的。”聊起这里的老人,潘美儿如数家珍。去巡房时也有些人会偷偷给她塞颗糖,他们也是真心对阿美好。

爱如良药抚病痛

“麻风村”里的休养员生活相对封闭,他们对外面的世界既向往又害怕。闲暇时,潘美儿就会把外面听到的看到的趣事跟他们分享。她常说,药物只能治疗身体上的不适,“爱”才是最神奇的良药。

    走到一间房内,穿着裙子的金阿姨正在照镜子,脸上笑眯眯的。看到潘美儿过来,连忙问:“我好看吗?”逗得医生护士笑呵呵。

    金阿姨以前可不这么开朗,一天到晚躺在床上不愿下来,护士多次劝她下床走走,她也不肯,衣服更是几天不换。

    细心的潘美儿后来发现,金阿姨枕头下藏了一面大镜子和一把梳子,没人的时候总喜欢照照镜子,梳梳头发,特别爱漂亮。原来,爱美的金阿姨因为自卑,不想让人看到她残疾的腿。潘美儿就发动护士们给她买几件衣服,哄她下床。从那以后,金阿姨每天穿着漂亮的衣服,一瘸一拐地在“村”里散步,飞扬的裙摆给这里添上了不少生气。“他们在山里住了几十年,与外界几乎不接触,有的性格孤僻,在和他们沟通时,同样一件事可能要比其他病人多花几倍时间,所以,除了耐心,更要细心观察他们的每个眼神和动作。”每次看着金阿姨灿烂的笑容,潘美儿总是很欣慰,“其实,有时候打动他们的可能只是一个微笑、一句话、一个拥抱。”

    经历了太多,潘美儿越发感受到这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在她看来,休养员除了身体残疾,内心和别人没什么区别。正是有了这样的理解,她坚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让每个休养员有尊严地生活,让更多人都来关爱休养员。

    潘美儿的信心,还来自于住院部里这支由10多名医师、护理师、心理咨询师等组成的医疗团队,他们24小时为孤残休养员提供养、教、治、康的服务。

    如今,这里的休养员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有音乐爱好的休养员还专门为医生护士们谱写了《天使之歌》。随着麻风病知识的普及,爱心人士每月都会到这里看望慰问休养员。“关爱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质量也越来越好。”潘美儿说。

用双手创造光明

    2010年前,上柏住院部还有现症病人,现症病人具有传染性,当时已经是护士长的潘美儿主动提出调到最危险的病区。如今,在她和同事努力下,现症病人已全部治愈,现症病区也退出历史舞台。

    潘美儿在前辈的基础上倡导的直接和患者肌肤接触护理,使上柏住院部成为我国麻风歧视及干预理论的发源地。针对麻风病人怕歧视,易悲观绝望的心理,她所在团队开创性地开展了心理咨询服务,这一项目被中国科协列为麻风病学科重大成果之一。

    四肢溃疡是麻风病患者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最易影响患者的生命。潘美儿带领护士、护理员多次调配改进消毒液与溃疡换药,并教患者预防溃疡的常用方法以及良好的生活习惯,免除截肢的危险。“麻风村”还设立了心理医疗室,开展心理疏导、人文关怀,让病人感到被尊重、理解和关爱。

    2009年10月27日,潘美儿荣获第42届“南丁格尔奖”,这是国际上授予护士的最高荣誉。“阿美!阿美!”当电视上出现潘美儿从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手中接过奖章的画面时,全“村”人欢叫起来。当潘美儿从北京领奖回来,“村民”坐着轮椅、拄着拐杖围上来欢迎,那一刻的场景让潘美儿泪下。获奖后,大医院挖她,母校要她,她都谢绝了。“病人需要我,他们担心我走,我不能让他们失望啊!”

    2018年,作为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首次参加全国“两会”的潘美儿不忘使命,在会议期间也不时向其他代表科普麻风病知识。“只有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麻风病,才能进一步消除社会上对麻风病的误解,以及对麻风病人的歧视。”

    在潘美儿和整个团队以及一代代麻防工作者努力下,浙江省麻风病平均发现率由最高时(1955—1959年)的十万分之二点七九下降到2018年的十万分之零点零二,患病率由最高时(1973年)的十万分之二十七点七五下降到2018年的十万分之零点一二左右。

    23年来,潘美儿服务的麻风病休养员最多时有150多人,如今还在“村”里的只剩61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都已治愈,只是很多人都已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这么多年来,已经越来越分不清病人和亲人,越来越分不清工作和生活了。只要有人在这里一天,我会一直坚守陪着他们。”潘美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