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织里,童装。

    一座江南小镇,因为一块产业闻名全国,如今已经成长为拥有47万人口的城市模样。

    她被寄予厚望:全国首批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我省首批小城市培育试点,第三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

    她也不负众望:连续多年小城市培育试点考核走在全省前列,连续多年入围全国综合实力百强镇,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中国乡镇综合竞争力100强中排名第59位。

    2018年的夏末秋初,织里还成为了中央主流媒体竞相报道的焦点,“织里样本”的示范影响辐射全国。人们不禁感叹:当年的“穷乡僻壤”竟然能“富甲一方”。

    是的,在中国的众多乡镇中,有一种崛起叫“织里”。虽然她在前行的道路上也经历过阵痛,但凤凰终将涅槃。

    昔日,“户户皆绣机,遍闻机杼声”。今朝,“时装看巴黎,童装看织里”。

    这座敢与国际大都市比肩的中国小城市,凭借的就是一股“敢为天下先”的城市文化。

民营经济的“织里时刻”

    童装户1.3万余家,年产童装14亿件(套),年销售额超550亿元。这批惊人的数字,就是目前童装产业矩阵的体量!昔日的“中国童装之都”,如今已用上全球视觉,锚定了“中国国际童装之都”的方向。

    今年,计划总投资25亿元的中国童装上市企业总部园,在当地童装产业正引发“鲶鱼效应”。已入驻的中赛、一千零一夜、polo sport和笛莎等多家国内知名童装企业项目正在加快推进。“把这些强劲的竞争对手请进来,既能增加织里童装品牌的影响力,又能激发本地童装企业比拼活力。”织里镇有关负责人说。

    看似自己与自己的较劲,实则是织里人向来“不走寻常路”的改革魄力。作为全国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织里童装产业的发展始于上世纪80年代,敢闯敢拼的织里人将童装卖到了全国各地,全国各地的商贩也都朝织里纷至沓来。1983年,织里对老街自发集市进行整顿和管理,并在沿河老街上搭建了简易棚,该市场后来就成为了织里第一代童装市场。

    随后,织里童装市场先后建起了中国童装城等一批规模更为宏大、设施更为先进的专业市场,产品辐射国内117个大中城市和境外15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国内最大的童装专业市场之一。

    然而,昔日具有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今却成为一件童装继续前行的掣肘。“一件童装,生产环节利润只有15%左右,80%以上的利润产生在前端的研发和后端的营销环节。”该镇有关负责人说,织里童装要升级,必须换一种“做法”,摒弃之前“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模式,注重“微笑曲线”两端,抓牢设计和销售,同时眼光向外,积极联手代工的“编外车间”。

    近年来,织里投资70亿元打造全产业链平台——童装产业示范园区,引进全国领先的童装六位一体设计系统,建设一批童装行业专用云,整合完善童装大数据平台,成立全国首家童装学院,培育打造童装人才支撑平台。目前,该镇共拥有各类童装设计师5000余名,童装电商企业已达8000余家。

    童装产业的快人一步,也激发了织里战略性产业的集体突围。经过多年的努力,当地涌现出了栋梁新材、珍贝羊绒、阿祥重工、东尼电子等一批企业排头兵。在新旧动能转换之间,织里不断迸发出民营经济的发展活力,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形成以童装、羊绒服装为主的传统制造“千亿级”产业和

    以电子信息、金属材料、光伏装备

    为核心的新材料“千亿级”产

    业。到2018年,织里镇规

    上工业企业达到118家,

    亿千企业30家,全镇超

    10亿企业达到5家,上

    市企业2家。

新型城镇的“织里路径”

    用“移民城市”形容织里并不为过,一批批说着不同方言的新织里人在这里安家。随着织里小城市培育试点建设的深入,越来越多“新织里人”汇聚小城市,在产业转型升级和城市能级提升的环境中,他们不再是匆匆过客,而是融入织里小城市发展的主角。

    作为第三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之一,织里正在寻找由镇到城的升级路径,从经营市场、经营产业向经营城市升级。

    “我们围绕‘城市的形态,产业的功能’这一城市发展理念,努力当好稳压器,做好增长极,为整个湖州的发展增添动力。”织里镇主要领导表示,朝着“实现50万人口、33平方公里建成区范围的中等城市规模”这样既定的目标,该镇努力打造“产城人文”融合新高地。

    这几年,织里镇通过大拆迁、大整治和大建设,腾出了发展空间、力促“退二进三”,同时摘掉了“脏乱差”的帽子,改善了居住环境,并通过加快城乡基础设施建设,补齐城市公共服务短板,让织里有了小城市的新模样。

    投资20亿元改造“扁担街区”,打造老街新景观;投资3亿元完成漾西、轧村2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投资8亿元完成吴兴区人民医院;投资12亿元建设织里镇文化中心;投资2亿元建设改造吴兴实验小学……一座蝶变中的宜居宜业之城正不断提升城市能级。

    织里的这部“塑城记”,不仅塑在硬件上,更化在软件中。织里现有47万人口,小轿车保有量已达15万辆。人多车多,经济发达,行政级别却仅是镇级。“小马”如何拉好“大车”?织里以改革创新为抓手,逐一破解社会治理难题。

    2013年起,湖州市、吴兴区和织里镇三级开始大力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市、区两级向织里镇派驻了9个市、区直属分局并实体化运作。2014年,织里成立了4个二级街道、2个办事处,将镇机关人财物下沉,先后建立343个全科网格,将综治、司法、安监、消防等统一管理,整合成一张网。

    作为省政府20个智慧城市建设示范试点项目之一,“智慧织里”项目通过加强4G网络、光网、专网、云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实施“智慧安防”“智慧消防”“智慧安监”“智慧人口管理”等子项目,在互联网上建起了“瞭望塔”。

    在织里镇行政服务中心,4500平方米的大厅窗明几净,23个部门入驻的69个服务窗口秩序井然。据介绍,目前,该服务中心共承接市区下放事权425项,日均办理业务1280余项,已公布的400项业务全部实现“最多跑一次”,公积金贷款、不动产登记、出入境业务等都能在乡镇平台办理。

    作为一个人口组成多元、新居民众多的新型小城市,织里镇在探索社会治理进程中,通过一系列改革,破解“小马拉大车”式的社会治理难题。

激荡改革的“织里基因”

    岁月如歌。如今的织里,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屹立在世人面前。她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从古时泛舟溇港的书船,到上世纪末装运童装的摆渡,再到新世纪初用鼠标做买卖的互联网,织里人抢先一步的商机灵敏正是千百年来湖商的文化传统。

    这种“敢为天下先”的“织里基因”,是推动织里童装闯荡全国的精神动力,也是引发织里童装成为全国之最的智慧之火。

    上世纪70年代末,被称为“织里童装第一人”的吴小章走出村庄,到上海、宜兴等地叫卖绣花枕套、被套,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经商之路,他说:“那时

    前不久,织里启动了2019年度“织里·知礼”五美知礼人评选活动。这座小城市已经连续多年举办“知礼人”评选。无论来自何方,“好人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南腔北调的礼赞终将都会变成推动织里高质量赶超发展的动力。

    有人说:能吃苦,有韧性,脑子活,有办法,这就是织里人。也有人说:不磨不练,不成好汉,织里人是“行动派”。更有人说:吃改革饭长大的织里活力充沛,还在生长。

    织里在“织”新童装,织里在“织”新产业,织里在“织”新城市,织里在“织”新梦想! 文/郑嵇平

候,都是偷偷干,全靠一股闯劲。”

    杨建平是织里童装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之一。“当时有些地方运输童装还是走水路。为了打入北方城市的高端市场,我们不少企业在上世纪80年代就注册了自己的品牌。”杨建平说,自己最早注册的品牌叫“丫梦”,如今已演变为占据全国20多个城市的童装品牌——“丫梦派”,最远的专柜一直开到乌鲁木齐。

    马伟忠经营的“布衣草人”是织里老牌却又新潮的童装民企,2015年开始就涉足跨境电商,成为织里通过互联网叩响国际童装市场的第一人。马伟忠说,企业如今还成立了电商部并开发了自己的电商平台,鏖战互联网的策略逐步升级。

    织里童装走的是一条民本经济之路,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老祖宗”经济,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一群敢为人先的织里人虽然名不见经传,却以义无反顾的姿态打破了制约发展的壁垒,用一件“偷偷做出”的童装唤醒了市场经济的活力。

    壁垒破除天地宽,随之而来的是这个乡镇市场冲向全国乃至世界的明晰路径。在成为“全国最大”的登峰之后,织里童装并没有放缓敢为人先的步履,不断与全球产业革命的大环境保持同频共振。

    风风火火的不仅是传统产业,新兴产业也在“敢为天下先”的动力推动下方兴未艾。

    沈新芳、沈晓宇父子曾经专注于针织服装产业。一次出国考察,沈晓宇接触了超微细合金线材,被这个富有“智造”色彩的“金线”吸引住了,于是就有了父子档联袂纺“金线”的故事。2017年7月,东尼电子在上交所上市,每当响起企业英文名“Tony”的时候,沈新芳总会扬起微笑……

    在织里,我们可以看到,敢为天下先并非单纯争第一,其中蕴含的是先发制人的谋略。纵览织里童装的产业变迁,种种不断求先是对市场变化做出的科学应变,是在继续保持和发展先发性体制优势的基础上,从率先突破转变为率先规范、率先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