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李则名

    煤炉上冒着热气,尽管还只是凌晨4点,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的“一元茶馆”早已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在村里的老人们看来,早起喝口热茶、聊聊家常,这一天才算真正开始。

    1966年,剃头匠潘平福用自己的所有积蓄盘下了这家老茶馆,53年来,他坚持不卖高价、不关门,低价供应茶水,从当初的几分钱,到如今的一杯茶一元钱,潘平福始终信守承诺。“只要有人来喝茶,我就会开下去。”老潘说,自己这么做是为老百姓服务,村民们在这里聊家长里短,把茶馆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家。

    常来的茶客都知道,老潘的茶馆是开一天亏一天,大家聚在一起替老潘算了一笔账:一杯5毛钱的茶可以喝上一天,700元一个月的房租,200多元的伙计工钱,一天消耗近10斤煤球和60多杯茶水。除去成本,明摆着是笔亏本买卖。

    8年前,老茶客们主动要求给茶水涨价。拗不过大家的一再坚持,潘平福把价钱提高到一元钱,依旧可以喝上一整天。

    5年前,茶客们又提出,要自己带茶叶,只需潘平福提供热水。

    一刀一椅温情服务传递诚信理念

    在茶馆的门前,一副写着“善为至宝一生用之不尽、心作良田百世耕耘有余”的对联诠释着茶馆里的温情故事。

    掀开门帘走进茶馆,左侧4张长条木桌摆放整齐,桌上摆列着二十余个老式塑壳开水壶。“一元茶馆”几个字醒目地悬于墙壁正中。86岁的老人陆克贵正躺在一张旧皮椅上,享受着潘平福的“匠心”服务。

    潘平福的手艺精湛,14岁小学毕业就跟着父亲学习剃头,一招一式细腻流畅、干净利落。不忍茶馆一直亏损,街坊四邻都想把自己的头发交给潘平福打理,让他的茶馆可以平衡收支,甚至还有一些老顾客和游客宁愿赶远路,也要把头“省”给老潘。

    理发店其实就在茶馆的角落,除了剪刀、梳子、夹钳,老潘所有的剃头家什,只有一面镶着旧木框的镜子、一把上了年头的旧椅子、一个用于洗头的搪瓷脸盆,工具简单陈旧。“开门做生意,最主要就是诚信。”父亲在向潘平福传授手艺的时候,特别强调了这一点,也成了他多年坚持的准则。

    相携相伴聋哑伙计成为最佳拍档

    茶馆的墙上有一张集体照片,上面有43位常来的老茶客。茶馆最热闹的时候,有七八十个固定的老茶客,从店里到店外,甚至内堂都坐满了人。随着岁月流逝,老茶客也一年比一年少了下去,现在固定的老茶客只有三十余名了。

    潘平福虽不是生于荻港,为善却从不肯落人于后。去过“一元茶馆”的人都知道,这里还有一位叫章松青的聋哑老人在帮忙打理茶馆。16年前,潘平福受人之托帮助照顾章松青,朝夕相伴下,两人如今已成为茶馆的“最佳拍档”。“烧水和剃头,我一个人肯定来不及,与其说我在照顾他,不如说是他在帮助我。”老潘介绍,有章松青在心里就特别踏实。

    运煤、烧水、扫地、擦桌,斟茶……两人就这样摇摇晃晃把这家小茶馆支撑了下来。近年来,潘平福与他的茶馆先后获得最美浙江人、省最美家庭、省道德模范、市个体劳动者优秀会员、五好经营户等荣誉称号。

    在对子女的教育上,潘平福秉持父亲的理念,在日常生活中言传身教,希望他们在工作生活中,都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如今,他的子女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老潘家的这份理念也随时间流淌进血液,成了潘家家训之一。

    全心全意初心不改擦亮村庄名片

    除了本村村民,潘平福的茶馆里还经常能看到“远”道而来的客人。菱湖镇下昂村村民老章就是其中的一位。已过耄耋之年的他每隔两三天就要来一次。清晨4点从家里出发,骑上半小时的三轮车,再步行到店里,不到5点已经喝上茶与其他人闲聊开了。

    与街坊邻居唠唠嗑,逗逗老潘养的鹩哥和画眉鸟,清晨的时光一晃而过。对于这些老人来说,每天喝杯热乎乎的早茶,就能感到生活得分外舒心。光阴荏苒。如今,潘平福的亏本坚守、老茶客的不忘善心、章松青的以德报恩等发生在“一元茶馆”的事迹成了当地一段佳话,不仅成了茶客们戒不掉的念想,也吸引了众多群众和游客关注。

    “一元白茶、甲子度发,篾笼喵呜,三更暗哑”“千言万语道不尽喜悦,百年老屋述说百年情愁”……翻开挂在墙上的老式留言本,全是来荻港村的游客留下的感受。与人交流是老潘喜欢的事情,外界的消息除了看书读报,都是这些茶客带来的。

    这两年,潘平福明显感觉到身体有点吃力。潘平福说,身体一天天年迈,但心却一直没有老去,坚守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力量,只要自己还干得动,“一元茶馆”就永远给大家备足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