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前些日子,看电视剧《花开时节》。剧中采摘棉花的场景,总让人感到莫名的亲切,犹如来自故乡。

    棉花,已在故乡有三十多年的种植史。曾经,因水源的馈乏,当原本的水田纷纷改成旱田,棉花便开始在故乡种植,并逐渐代替大豆、玉米,成了主要的经济作物。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地跟着父母走进棉田:薅草、打杈、掐顶、捉虫、摘花……

    那时,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母亲毅然将家里所有的田地都种上棉花。为了管理好棉田,母亲不得不东打听、西问问,什么时候打药,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掐边枝……在这一系列的劳动中,母亲感到最难的还是打药。因当时的母亲,根本不可能把几十斤重的喷雾器背到肩上。不知经过多少次尝试,母亲总算发现一个背起喷雾器的方法:先把它放在沟渠的堰顶上,母亲再小心地蹲到沟渠底,接着双手穿过喷雾器的背带,然后再扶着地缓缓地站起……母亲的动作是那样的缓慢,便知打药对母亲来说并不轻松,必竟那时她已经五十多岁了。自从母亲坚强地背起喷雾器后,也就背起了这个家。

    人勤地不懒。在母亲的精心培育下,每年我家棉花的做桃率都不比别人家差。每每听到别人夸赞我家的棉花好时,谁又知道在这收获的背后,母亲又要付出多少艰辛的劳作啊?如今,不觉又是一年金秋至,想必故乡的棉田又到了花开的时节……

    花开时节,听之是个浪漫的词语,充满着诗情画意。然而,对故乡的人们来说,它更像个劳动节,是个抢收的日子,容不得闲人。回望曾经的日子里,蓝天下面人倍忙。田间处处是乡邻们忙碌的身影。男女老幼齐动员,每一棵棉花都成了心中的摇钱树。看着满地白花花的棉,除了小孩们还噘着小嘴外,大人们都早已忘记了疲惫,花开天下暖,喜悦更不由地爬上眉梢。他们来去匆匆,不停地在棉田间穿梭。在收获的日子里,各家都马虎不得。否则遇到连绵的阴雨,定会影响棉花的品质。

    记忆中,多少个夜晚,人们总会跟随月光的脚步,再次回到棉田。若不是因为疲惫不堪的身体,我更喜欢在夜晚摘花。当银蟾光满,花是白花,像雪一样白,白的耀眼,总能清晰地指引人们采摘的方向。另外夜晚的棉田里,少了白天“秋老虎”的肆虐,玉露生凉,棉花壳也不再那么坚硬,更方便摘花;另外再加上草丛间的鸣虫唱晚,在这样一个场景里摘花,又何尝不是一种浪漫。然太多的时候,近似透支式的劳动,还是让人无心“享受”那份田间之美。每当此时,“骑马坐轿,不如睡觉……”便成了孩子们嘴中的口头禅。当然,孩子们的话外之音更有别意,希望能从大人的话语中得到解脱。可花开的日子里,故乡真的不可能容下闲人。不管你是大人还是小孩,在这样一个时节,每个人的忍耐力都会被发挥到极致。忙归忙,若明天上学,大人还是会乐意地赋予孩子们早睡的权力。毕竟田间劳动,永远没有忙完的时候。再忙也不能误了孩子们明天的上学。想曾经的日子里,即使等到白露成霜的时节,棉花还未摘完的人家很常见。

    就这样,伴随着一年年花开时节的日子,我渐渐长大。直到有一天,外出求职,像一株棉种植在远方,而对棉花的回忆,就成了一团心灵之暖。